笔趣阁 > 舌尖上的大宋 > 第2063章:未来是什么样的 下

第2063章:未来是什么样的 下

苍穹如幕,繁星闪烁。
  
  鲁鲁抬头仰望星空,陷入了沉思。
  
  其实在他的内心里,是没有多少国家的概念的,像绝大多数普普通通的牧民一样,他们的思想意识还是相对单纯的。
  
  就比如辽国,在他们心里,其实和国家也扯不上什么关系,但他们切身的感受却是十分清楚地,那就是在广袤的草原上,契丹人是统治的一方,而他们这些牧民,是被统治的一方。
  
  也许草原的历史决定了总是有统治者和被统治者,谁都想当统治者,谁也不愿意当被统治者,但很多事情并不是他们这种层次的人可以决定的。
  
  但这并不阻碍他们这些最普通的牧民心怀梦想。
  
  同样的,他们的梦想是简单而单纯的,比如能吃的更好,生活更富足,比如能和其他的部族和睦相处,大家做朋友,而不是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
  
  至于国家,鲁鲁不是很懂,也不想去知道。
  
  对他来说,或许皇帝就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部族的族长罢了,谁是这个族长,他也不太关心,他只关心这个族长在乎不在乎他们,能不能让他们填饱肚子,带领他们生存和繁衍下去。
  
  宋人还是契丹人,亦或是其他什么人来当这个族长,他似乎不太在意,只是杨忠所说的那些事情,他有种想象不出来的感觉。
  
  就像眼前是一团浓重的迷雾,他看不清,就像他仰望星空时那些闪烁的星星,好像离得他太遥远太遥远了,他永远都够不着一般。
  
  齐拉木的感触要更深一些,不过他所想的,也并不比年少的鲁鲁会多多少。
  
  他们想法里有一种共通,或者说能产生共鸣的东西,那就是生存的质量,而超出这件事的其他的东西,好像离得他们太远了。
  
  杨忠也从他们的神情里察觉出来,刚才他说的话,不论齐拉木还是鲁鲁似乎都听起来有些不真实,或者说,他们从心底里,根本就不敢想那样的事情会发生,那样的世界会成为他们现在真实生活的未来。
  
  说实话,杨忠自己说了那么多,他也是看不清自己的未来的。
  
  他并不会质疑杨怀仁的想法,他觉得这些想法很伟大,这样的梦想也很让人感到振奋,只是他的层次上,同样是有很多迷惑的,由于半梦半醒,觉得好,又不敢确定。
  
  不过他非常能接受杨怀仁另一个说法,时代的变迁,社会制度的变化,从来都是慢慢实现的,而且时间会证明一切。
  
  杨忠觉得这话很有道理,还有另一句杨怀仁告诉他们的话他也很认可,那就是人或者总要有梦想,要不然便是和咸鱼没有什么分别。
  
  杨忠结合自身的命运,很容易解读这句话,他以前给西夏人当奴隶,那就是咸鱼,现在重获自由,还可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换句话说就是在实现他个人梦想的路上前行了。
  
  深入塞北大草原的这些日子里,他见识了太多东西,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些牧民们艰苦的生活状态。
  
  用他的话说,像齐拉木他们这些普通牧民的生活品质,比起他以前给西夏人当奴隶的时候,竟还有所不如。
  
  起码他以前,做了事还是能够得到果腹的食物,不至于挨饿的,可这些牧民,别说温饱了,饥饿对他们来说,也早已经习惯了。
  
  齐拉木所在的部族还算是好的,起码他们还有自己的牛羊,尽管数量不算多,但那也足够他们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了。
  
  还有许多许多的牧民,连这些也没有,牛羊是别人的,他们劳累一年下来,却只能得到很少的生存资源。
  
  没承长期受过饥饿的人或许永远无法明白,饥饿,是非常可怕的,比跗骨之蛆还要可怕。
  
  而且饥饿最折磨人的还不是那种身体上的痛苦,精神上所受到的苦难才是最可怕的。
  
  杨忠忽然意识到为什么他刚才说的话无法走进齐拉木和鲁鲁的内心了。
  
  他说的那些未来的事情,就好像是给他们画了一个月亮那么大的大饼,也许看起来好像很好,但齐拉木和鲁鲁感觉上好像永远也吃不到这个大饼,所以那些事不能打动他们。
  
  杨忠换了另一种方式说道,“也许你们感觉我刚才说的那些关于未来的话有些太遥远了,那我换一种方式再说一次。
  
  我家主人的梦想,就是天下人,不论是什么民族,都能不再挨饿,他们有机会付出劳动,然后获得足够的食物,可以让他们、包括他们的家人都能吃饱饭,穿上衣服。
  
  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而不是为了别人。就比如你们卖了羊毛,不用把大部分的收入交给契丹人,而是可以把这些钱,换成更多的粮食和其他生活物资。
  
  你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起码不用再害怕吃不饱。”
  
  齐拉木和鲁鲁几乎同时猛地回过头来,望着杨忠问道,“这真的能实现?”
  
  杨忠眼神坚毅,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当然是可以实现的。”
  
  齐拉木父子俩望着齐拉木的眼睛,从那双眸子里散发出来的光芒里,他们似乎看清了,杨忠绝不会是欺骗他们,而是很诚恳的告诉他们一个事实,尽管这个事实是未来的事情。
  
  鲁鲁的脸上最先绽放出纯粹的笑意,他相信这样的未来有一天会实现。
  
  齐拉木想了想,也露出了笑意,这对他来说是跟接近现实的事情,他似乎能隐约看到了未来的某些场景。
  
  何况他心智相对成熟,也明白有些事,努力了未必就一定会实现,但不努力就一定实现不了的道理。
  
  而他现在和未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实现这个未来,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好了许多,再抬头仰望星空,繁星似乎都更明亮了一些。
  
  三人聊到深夜,杨忠告辞离去,尽管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但他们之间所结下的友谊却早已经深深植根于每个人的心中。
  
  齐拉木和鲁鲁的内心里是振奋的,他们也明白未来的道路并不那么好走,但为了那个他们企盼的未来,他们愿意去尝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