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宫宴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田园锦绣:农家小厨娘最新章节!
  
  萧灵站住,朝她凄冷的一笑,“殿下要将府里的侍妾全都送走,找个偏僻的院子,让她们安度余生,或者也可以选另一条路,拿了遣散费和休书,离开皇子府,闻人姐姐,你会选哪条路?”
  
  萧灵说完便离开了,留下一脸震惊的闻人兰馨。
  
  “为何!到底是为何?”
  
  “主子,您没事吧?”娟儿刚才不敢站近,不知道她们说话的内容,可是看见自家主子一脸遭受打击的神情,她心里已明白了大概。
  
  闻人兰馨都快忘了自己在外面站了多久,直到太子府的下人,前来催她前去赴宴,她才回过神。
  
  走在长长的回廊上,闻人兰馨整颗心比这寒夜还要冷上几分,“让人去查一下,殿下此次离宫,是否遇到了什么人,不管遇到的是男是女,都要来回我。”
  
  “奴婢明白,”娟儿微弯腰,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她也不敢怠慢。
  
  等到闻人兰馨走进殿中时,人来的也差不多了。
  
  而她这个后来的美人,自然吸引很多道目光。
  
  二皇子凤云炜与凤云景离的不远,一双色相毕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闻人兰馨,“五皇弟可真是不懂得到怜香惜玉,想当初兰馨的美貌,在金阳城也是数得上的,当初,以妾室的身份嫁入五皇子府,为此本王还郁闷了好久,却想不到,她现如今落得个独守空房的下场,你说……你这算不算是暴殄天物?”
  
  凤云景面色不变,“皇兄对皇弟的家事,知道的还真是清楚,看来皇兄的人脉,比之太子也不差。”
  
  他们二人是并肩坐着的,就在太子的右手边,离的也不远。
  
  凤云景这话也是故意说给太子听的。
  
  凤云炜岂能不知,当即脸色一变,“皇弟还没喝酒,竟已醉了,否则也不会当着众臣的面,干这等低级的挑拨离间之事!”
  
  他意在指责凤云景胡乱攀咬,也是在提醒太子,莫要中了他人的离间计。
  
  凤云夜一袭太子皇袍,端的是天子威仪,身子坐的极正,在苏桃看来,他的脖子仿佛僵在那,不能低头,看人的视线,都是微垂着眼,难道不别扭吗?
  
  “这里的东西能不能吃?”公孙靖不在意他人的暗潮汹涌,看着面前摆满佳肴的小桌,询问范青遥。
  
  “嗯,”范青遥似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他比太子还别扭,坐在那,身子左扭右扭,好像屁股底下长了刺。
  
  苏桃按着公孙靖的袖子,对他摇头,“这里的菜肴并不合我的胃口,再说我来之前,喝了一碗汤,现在也不是很饿,待会回去再用饭就好。”
  
  公孙靖眉头蹙着,显示着自己很不悦,“早知便不来了。”
  
  不能吃喝,还来干什么?
  
  苏桃笑着安抚他的怒火,余光瞄见一直盯着她的萧月芸。
  
  自上次一别,已有半年多。
  
  要不是那封信上,提到了萧家,她指定想不起来,还有这号人。
  
  萧月芸今日穿的低调,但是微微露出袖口的玉饰,还是泄露了许多秘密。
  
  她也没想到,会再次遇见苏桃,上次在关阳城见过一面。
  
  她对这个小姑娘,印象并不好。
  
  太强势,太聪明。
  
  也许从外人的角度来看,她们二人有些地方很相似。
  
  可是在萧月芸眼中,这几分相似,让她觉得很讽刺。
  
  苏桃是什么身份?
  
  虽然现在披上一层越王妃的华贵外衣,可是骨子里,她出身微寒,是个贫穷低贱的农人。
  
  以她的出身,怎可与萧家家主,相提并论。
  
  苏桃没有躲避她的视线,面带微笑的看过去,“萧夫人,许久未见,夫人似乎老了许多。”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反正整个殿中的人,几乎都听见了。
  
  尴尬了,难堪了。
  
  萧月芸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回,心底的冷意还未得及冲上来,整个人就那么僵在那,表情古怪极了。
  
  萧灵心中暗笑,这个女子果然是个没见过世面的,连话都不会说。
  
  闻人兰馨没有关注她说的话,她轻抿了口酒,迷恋的看向凤云景。太子妃跟太子一样,端端正正的坐着,似超脱一般,脸白的像个死人。
  
  萧月芸停了会,才能正常说话,“越王妃真会说笑话,你我在关阳城一别,不过才半年多,怎能算是许久未见,今夜太子殿下设宴,有些玩笑,还是要不得到。”
  
  苏桃扬着嘴角,笑的高深,“谁说我在开玩笑?难道萧夫人没有照镜子数一数,脸上的皱纹又多了几条吗?”
  
  “你!”饶是萧月芸再好的修养,也被她气的脸色铁青,“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实话实说而已,难道在这里不能说实话?还是要我违心的说上一句,萧夫人看着真年轻,跟十几岁的小姑娘似的,别无二样,萧夫人是要听这样的话吗?”
  
  苏桃的话说完,四周便传来低低的笑声。
  
  萧月芸双眼被怒火染红,胸膛起起伏伏,此时若是换作其他人,定然会被气的失态,但她忍了下来,脸上的噙着着古怪的笑,“越王妃真是语出惊人,妾身配服,只是越王妃即便要说实话,也得看看场合,什么样的场合,该说什么样的话,这是做人基本的礼仪,跟诚实与否无关!”
  
  她这话的意思,无非是在指责苏桃不懂礼数,肆意妄为,也在变相的提醒越王,她这样做,是在丢越王的脸面。
  
  公孙靖脸上始终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微低着头,时不时的与范青遥交谈,或者与对面的凤云景互递眼色,除了刚进来时,与太子聊了两句之外,再没主动理过他。
  
  所以萧月芸的提醒,如石入海,连个水花也没溅出来。
  
  这种时候萧灵即便再不喜欢姑母,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受辱。
  
  “越王妃初来北梁,或许是不习惯北梁的风土人情,我姑母并无恶意,太子殿下也诚意相邀,越王妃又何必咄咄逼人!”
  
  萧灵说话之时,脸上始终带着优雅淡然的笑,一副大家闺秀的派头,说出的话,得体大方。
  
  仿佛刻意在众人面前表现出她的与众不同,她的姿态。
  
  闻人兰馨无声的笑着,低下头,掩去眼底的阴鸷。

Ps:书友们,我是烟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