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行一世 > 第094章 一败涂地

第094章 一败涂地

大姑太太的本意是好的,她跟大奶奶说这话,是要大奶奶去跟三太太服个软,以后等莲儿嫁过去,站稳了脚跟,吹吹耳边风,那孙正自然不愁官做不上来。
  
  如今的大奶奶心里落寞,跟三太太斗,结果倒霉的是自己,自己跟前的老人没几个,如今都配了些新人。
  
  本来是跟大太太一伙的,大太太又因为大奶奶私下里挖孙府的墙脚。
  
  那大爷跟三太太可是孙府的柱子啊,这两个倒了,那孙府能有好?
  
  大爷可是孙家的头郎大子,老爷让儿孙都去服兵役,唯一把大爷给留在家里,目的就是为了大爷把孙府这门面撑起来。
  
  大爷是老大么,自然有一定的威信,外人也不敢小瞧了。
  
  说三太太是柱子,那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三爷在世时,是福康帝最喜欢的一员猛将,三爷没了,福康帝一直还惦记着他的孩子。
  
  戎儿莲儿搬来南都不久,福康帝就召见了他们,要莲儿进宫学规矩,要戎儿好好练武,将来报效朝廷!
  
  福康帝释放这样的信号,孙府别的主子都高兴不已,而大奶奶却因为个人私利纵容下面人传播大爷跟三太太的丑事,想把他们绊倒,三太太倒下了那戎儿莲儿怎么办?三太太要是想不开直接吊死,那戎儿莲儿岂不前途尽毁?戎儿莲儿前途毁了,孙府损失多大?!
  
  大太太直接骂大奶奶是猪脑子。
  
  对于大爷在外面的那些苟且之事,大太太真的会不知道?
  
  其实大太太心里清楚的很,大爷只要不把家给败了,知道挣钱往家里拿,这就行了。大太太对大爷要求不高,要求高她也管不住大爷,大爷出外做生意,她总不能步步跟着吧?!
  
  指望大爷在外面挣了大钱,见到别的女人不动心?大爷又不是圣人,这个道理大太太是懂的!大太太只要自己行的端走的正,不管大爷怎么胡来,她都可以藐视群雄,她一览众山小,大爷纳再多的妾,那都必须受她管理!
  
  所以大太太对于大奶奶不经自己同意就肆意纵容下面人乱说乱讲,大太太是非常反感!
  
  上回大奶奶利用大太太的丫鬟春来给花姐下套,大太太就吃了亏,被大爷骂了个狗血喷头,这回大奶奶竟然动到了大爷的头上,是可忍孰不可忍,大太太必须回击,她直接把大奶奶身边传播大爷跟三太太的丑事的人给惩办了。
  
  接着花姐查办下来,大太太还给花姐撑腰,说自己这边如果有躲懒的决不轻饶,必须办!
  
  啥叫躲懒?
  
  在孙府,躲懒的媳妇,女人么,就是两个在那里光说话不干活。人们只知道不干活叫躲懒,那总该找个借口躲懒吧,不能杵在那里不干活吧?!
  
  那怎么办呢?两个人在说话,管事的看到了也不好说什么。难道话都不让人说了?!
  
  这一说话就容易搬弄是非,这回总该明白老太太要花姐严查躲懒的人是什么意思吧?
  
  说白了就是严查搬弄是非的人!
  
  大奶奶心里本来就不好受,心里凉凉的,这回大太太大儿子孙豹升了官,大奶奶心里更是凉凉的。
  
  孙正骂大奶奶一张臭嘴,他的前程迟早一天会毁在大奶奶手里,搞得大奶奶现在里外不是人。
  
  大奶奶输得是一塌糊涂,她输在哪里呢?大奶奶一直不明白,后来大奶奶跟三太太走近了,闲聊时向花姐请教,花姐总结不出,便向马丫请教,马丫说大奶奶自己几斤几两她都没数,她要人没人,要势力没势力还跟大大斗,她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花姐有些不懂了,说大奶奶以前那也是有实力的,大太太是她大姨母啊。
  
  马丫说那又有什么用,只要不牵涉到彼此的利益,大家就是好亲戚,好的可以不分彼此,一旦牵涉到利益,友谊的小船就立马翻掉!
  
  大奶奶听了花姐的转述,那是对马丫佩服的五体投地。
  
  可她哪里知道,马丫是有切身体会的,自己的爹不就是被福康帝赶下皇位了吗,那福康帝还是惠武帝的亲叔叔呢,有用么?
  
  好了,话扯的有些远,还说大奶奶现在吧,大奶奶现在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她的日子不好过啊。
  
  就连自己的丈夫,不是十分喜欢小翠的,如今一回来就到小翠的房里就寝,孙正觉得小翠不是大奶奶的人,小翠原是莲儿的人,他躺在小翠这里安心。
  
  孙正现在是见到大奶**就嗡嗡的,大奶奶要不是大太太的姨侄女,孙正休她的心都有了!
  
  大奶奶无处可去了,怎么办啊。
  
  大姑太太给了她一条道,这条道虽然有些难走,但是走过去,那就是光明大道了。
  
  大奶奶重新审视了一下她跟三太太的关系,其实她跟三太太除了这管家之争外,也没别的矛盾。自己既然得不到管家的位置,自己已经输得一败涂地,一无所有了,那自己向三太太俯首称臣称臣寻求护佑还不行么?!
  
  大奶奶在三太太跟前称臣的道路上,也可谓是经历了跋山涉水。
  
  三太太是那么好说话的?大奶奶向三太太示好,三太太还怕她有什么阴谋呢!
  
  所以大奶奶又是在三太太那里哭诉,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且给三太太捧上贵重的首饰以示好!
  
  三太太当然不接受,三太太自然是笑着说的:“正儿媳妇,这个你留着自己戴吧,等到明年莲儿做了基儿的侧妃,我还愁没首饰戴吗?”
  
  这话既是拒绝最好的理由,又是很好地击中敌人要害,言下之意,看谁笑到最后笑得更欢!
  
  三太太依旧是坐在管家的位置上纹丝不动,比以前更稳了,连莲儿都说:“娘,这回看谁敢跟您过不去!”
  
  大奶奶采取的办法是,拒绝不要紧,只要诚意真!
  
  大奶奶现在是没事就往三太太那里跑,陪三太太说话,做出一副谦卑的样子,没事还给花姐一些小恩小惠,当然,马丫她巴结不上。
  
  原因是马丫的身边有周大清跟戎儿,他们对于大奶奶靠近马丫,那是绝对的反感,谁知道她会不会给马丫下套?
  
  大奶奶现在的名声算是坏透了!
  
  但事在人为,不管怎么说,她经常来往于三太太这里,讨好三太太,时间久了,三太太也是懵了。
  
  大奶奶卑躬屈膝奴颜媚骨她到底图的啥呀?她问花姐,花姐也说不清她到底是真投诚还是有什么阴谋,这个时候马丫自然要被请出场。
  
  马丫动用了自己的语言,道:“我这是客观分析啊,并没有贬低谁的意思!”
  
  “你就直接说,我还能给你下绊子不成?”三太太骂道:“你个死丫头,再跟我拿腔作调的,老娘一巴掌呼死你,亏我平日里对你那么好,你的良心让狗吃了?!”
  
  马丫笑了,三太太这么骂,别以为三太太是真的在骂马丫,恰恰相反,只有对自己最信任的人,三太太才这么说话。
  
  花姐笑着还补了一句:“马丫,你要不被太太骂几句,是不是心里难受?你赶紧说!”
  
  马丫笑完,就道:“她这是无路可走了。”
  
  就这一句话,点醒了花姐跟三太太。
  
  是啊,大奶奶现在还能靠谁?老爷老太太之所以没治她,就是因为她隔一代,不是有句话叫隔代亲么。
  
  老爷老太太要公开说她的不是,那她连生活在孙府的希望都渺茫了,孙正得了老爷老太太这样话,会更肆无忌惮地对待她,休她那只是早晚的事!
  
  老太太那里她靠不得,大太太那里她也靠不住,如今公公婆婆都对她冷眼瞪着,她只好向昔日的敌人三太太这里求依靠了。
  
  三太太得了马丫这句话后,一下子就明白了。
  
  三太太把马丫叫到跟前,从桌子上拿了一块糕点,塞到马丫的嘴里,道:“个死丫头,也不早说,害我想了好多天!”
  
  三太太说完,花姐也笑了,花姐又何尝不是想了好几天?!
  
  三太太当即让马丫把她最喜欢的糕点连盘子让马丫端走了,这算是三太太赏马丫的!
  
  马丫去后,三太太跟花姐在那里仔细分析了一下少奶奶的情况,觉得马丫真是一语中的。
  
  又过了两天,三太太还是不放心,又把马丫叫去问了,说大奶奶以后会不会对她下手?
  
  马丫告诉三太太,尽管放心,她即便是毒蛇,也是在众多人监视下的蛇,何况三太太会把她当心腹吗?不可能。
  
  再说了,她的丈夫孙正,可是捏在基儿手里哦!
  
  马丫的意思是,大奶奶都成了三太太俘虏了,三太太想怎么弄死她就怎么弄死她,那么,三太太不妨做个仁慈之人????????????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