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起血晶 > 第十一章 如愿以偿

第十一章 如愿以偿


  入夜已深,天空撒下点点月光,将沼泽地带衬托得异常凄冷。
  “莫兄,地图上标注的地点应该快到了!”谭杰的声音在此处显得格外刺耳。
  “嘘~”莫离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可黑夜下,谭杰看不清,又要追问。莫离想也不想,直接用手捂住谭杰的嘴。
  接着,莫离带着谭杰藏身不远处。
  没过多久,“咻”的一声,莫离二人刚刚所处之地出现三人。
  “嗯?明明听见有人在此大叫,人呢?”老者低语。
  他突然惊道:“不好!有人捷足先登,快走!”
  说完,老者便加快速度,很快消失无踪。留下的两人面面相觑,也随之跟上。不过他们均是凡人,此次前来,不过是凭借多年经验领路,速度相对较慢。
  待三人全部离开,莫离才带着谭杰现身。他眉头紧皱,不知在思考什么,那三人明显是酒楼处所遇之人。
  谭杰深吸口气,脸色阴沉道:“莫兄,那老不死的不会与我们目的一致吧?”
  莫离深深看他一眼,叹口气道:“若你之前所言为真,那他们十有八九也是冲着并蒂幽莲而来!”
  谭杰闻言,仍不愿相信:“可他们怎会知道确切地点?难道……”
  话语间,谭杰突然想到一人,正是那告知他消息之人。他脸色瞬间苍白,以谭府的行事风格,此人多半凶多吉少。
  “快,莫兄!咱们也跟上!”谭杰语气变得十分焦急。
  莫离点头,再不顾谭杰怀疑,运足灵气,将其导入谭杰体内。在谭杰震惊的神情中,带着他飞速前行。
  莫离自突破后,感知能力便大幅提升。很快,他便觉察到前方激烈的战斗,于是急忙止步,带着谭杰隐匿一旁。
  二人蹲下,谭杰突然一只手抓住莫离手臂,另一只手指着前方,神色颇为激动。
  前方有六人,两位老者以及四名中年男子。其中,两位老者相向而立,但四名中年男子却纠缠一起,斗得正酣。
  夜色朦胧,之所以莫离二人能看清前方情势,便是因为前方众人脚下,数团蓝光异常醒目。
  谭杰的激动,莫离自然能感知到。可他仍有些疑惑,书中记载那并蒂幽莲散发的光十分微弱,可此地数个光团却十分刺眼。
  不知为何,莫离心中有些不安。
  “祝涛,我劝你早点离去!这并蒂幽莲,已是我游府囊中之物。”突然,另一位莫离不认识的老者开口道。
  莫离灵机一动:原来谭羽身边老者名叫祝涛。
  正思考间,祝涛骂道:“姜然,放你娘的臭屁!分明是我等先到此处!”
  “姜然,游府,想来是另一个大家族!”莫离思忖道。
  姜然嘿嘿一笑,并未回答。可祝涛却不依不饶:“不对!此处如此隐秘,你等却是如何得知?”
  姜然脸色一变,不过好在对方看不清。他调整一番情绪,镇定道:“这就不是你该知道的事了!”
  祝涛脸色铁青,怒道:“跟我谭府作对,你游府是要开战么?”
  姜然突然哈哈大笑:“既是宝物,那便是能者得之!”
  祝涛怒极反笑,大声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二人便在此地比过一场!”
  话语间,祝涛已临近姜然。也不见祝涛有何动作,手中出现一杆红色长枪。长枪突然出现,莫离却不诧异,知晓祝涛定是运转灵气从储物袋取出。
  说起这储物袋,莫离也有一个,自然是他那一面之缘的师父相赠。他刚刚跨入知气境界,便尝试了一番。此刻,莫离腰间的储物袋中已存放着剩下的月凝草和那枚木牌。
  祝涛突然暴力刺出,欲攻姜然一个措手不及。可姜然又岂是易与之辈,他早有准备,伸出右手,一柄长刀出现。这刀有些奇特,刀背处镶嵌着数枚铁环。
  姜然持刀迎上,“叮”一声,火花四溅,枪尖和刀身相接。而祝涛和姜然各自退后数步,看向对方的眼神充满警惕。
  接下来,姜然主动出击。他将长刀横握,数枚铁环受力,不断撞击刀身,传出阵阵异响。
  随后,姜然提刀向前,直刺祝涛胸膛。他快速奔走,冲向祝涛,携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祝涛丝毫不乱,他单手握枪,脚下一蹬,连人带枪顺势前行。
  好巧不巧,枪尖刚好插入铁环之中。祝涛一愣,随即发力回抽,欲将长枪抽出。
  可姜然却不会如此轻易放过他,姜然将一股灵气送入刀身,接着抬起左手重重拍在刀柄处。“嗡”的一声,刀身微微颤动,随后撞击枪尖。
  尚且来不及抽回长枪,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已传入祝涛手心,害得长枪差点脱手。
  还好祝涛实战经验充足,他左脚猛然蹬地,双手紧握长枪,全身灵气疯狂灌入其中。同时他使劲翻转手腕,长枪随之在铁环内疯狂旋转。
  接下来,一连串器物相撞的声音响起。待声响结束,再看长枪,已然被祝涛收回。可姜然手中长刀却无这般好运,铁环尽数被毁。
  姜然提刀看了几眼,颇为心疼。随后他一咬牙,又一柄长刀出现。这柄长刀制式同刚刚那柄相同,此刻姜然两手各握一柄。
  祝涛这才明白,原来这姜然竟使双刀。祝涛感觉自己受到侮辱:这姜然竟一直保存实力!
  想到这里,祝涛大叫一声,冲了上去。
  祝涛含怒一击,速度可谓极快。他竟用枪头改刺为砸,欲将姜然头部砸碎。
  心爱之物被毁,姜然看向祝涛的眼神冰冷,似观察死人。见祝涛手中长枪势若千钧,他急忙将灵气灌注双刀,同时将双刀提至头顶。
  “叮”的一声,姜然竟被砸得后退十来步。他额头青筋暴涨,突然大喝一声,同时右脚使劲一跺,整个人强行止步。
  接着,姜然紧咬牙关,竭力扛起长枪。待长枪被移开头顶,他快速闪身躲避。
  一时间,二人相对而立,手上动作纷纷停下,各自警惕。他们交手至今,不过数招,却险象环生。从灵活度来说,姜然优势更大。但从力量来讲,祝涛略胜一筹。
  不远处,莫离二人看得津津有味。特别是莫离,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修士之间的战斗,自然兴奋异常,同时不断寻找二人招式破绽之处。
  另一边,四名中年男子的战斗早已进入白热化阶段。突然,祝涛带来的一名男子被姜然这边两人合力击伤,其胸口处留下一个大洞,血流不止。
  这人伤势严重,站立不稳,单膝跪地,鲜血不断滴下,落在下方一团蓝光处。
  接下来,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
  随着一滴滴鲜血落下,原本醒目的蓝光竟瞬间变红。同时,无数细小红光从数团蓝光中飘起。
  “这……这是……”祝涛震惊。
  “不好!血光虫!”姜然补充道。
  随后二人再不顾其他,纷纷逃离,只余下四名中年男子愣在当场。
  “嗡~嗡~嗡”,仔细看,细小红光中竟包裹着一只只通体红色的甲虫,它们正不断群聚。
  四名男子见势不妙,正欲逃离,却被红色甲虫重重包围。接着,铺天盖地的甲虫一拥而上。四人无助的惨叫声在此处响起,甚是骇人。
  自红色甲虫现身,莫离二人便大气不敢喘。莫离在一本《灵虫杂记》见过有关此虫的介绍:血光虫是群居性灵虫,它体型很小,且平常不具备任何攻击性,夜间通常散发淡蓝色光彩。可只要触及血液,哪怕只有丁点,这些蓝色小虫便会通体变红,一拥而上,将活物吞噬干净。
  谭杰见到的正是这样的场景:四人被血光虫包裹后,那流血男子最先倒霉。一群血光虫飞至其伤口处,顺着伤口一路啃噬。不一会儿,这人连骨头渣子也没剩下。还未完,血光虫将此人啃噬干净后,再次调转方向,分袭余下三人,很快三人也落得同样下场。
  漆黑深夜,谭杰本不该看的这么清楚,可血光虫散发的红光却异常夺目。他觉得十分恶心,有些想吐。可扭头时,余光却看到一物,再难移动。
  就在此时,那群血光虫感知到他们的存在,向这边袭来。
  看着铺天盖地的血光虫,莫离头皮发麻,欲带着谭杰逃窜。却见谭杰一动不动,正盯着某处发呆。
  莫离顺眼望去,原本醒目蓝光已经消失,只余下漫天猩红。可莫离所望之处,却闪着蓝色幽光,不仔细看实难发现。
  同谭杰一样,莫离的目光难以挪开。他此刻十分肯定,那蓝色幽光便是此行的目的。
  几乎瞬间,莫离心中便定下一个疯狂的计划,欲将血光虫从此处引开,再回来采摘并蒂幽莲。
  想到就做,他提起谭杰向着远处逃窜,可他的心思却始终集中于那抹幽光。
  果然,血光虫疯狂追击莫离。若一人逃窜还好,可此时莫离还带着谭杰。于他而言,此时的谭杰纯粹是个拖累,可他并未放弃谭杰,他心中的善念不允。
  血光虫虽然触血疯狂,却也有个特点:它们只在夜间活动,天一亮,便会寻找栖身处。
  莫离算算时间,大概还有一个时辰,天就要亮了,可他还能坚持那么久么?
  带着谭杰,莫离体内的灵气疯狂消耗,虽然周身不断涌入灵气补充,可仍旧赶不上消耗速度。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能再坚持一刻钟已是奇迹,这可如何是好?
  突然,莫离脑中灵光一闪:对啊,既然虚剑提供的寒气能提升剑招威力,那这寒气能不能助我拖延时间呢?
  想到就做,莫离尝试调动寒气。可半响过去,其体内寒气纹丝未动。他有些愕然:这是怎么回事?为何同我使‘轻重相宜’一样,寒气根本无法催动?这‘轻重相宜’和‘荡敌先机’中影响寒气抽取的东西到底为何?
  莫离周身灵气快速消耗,这样下去,二人很快就会被血光虫包围,莫离心中难免焦急。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他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我第一招剑式注重防御,而第二招注重杀伐,难道是这理念区别导致?
  越想越觉得有理,莫离再次尝试调动寒气,同时浑身杀气逼人。果然,一缕寒气瞬息出现在丹田外,快速游遍全身。
  莫离打了一个冷颤,却觉得浑身舒爽不已。他捏紧拳头,感觉四肢充满力量。只一丝寒气,竟抵得全身大半灵气。
  “哈哈!看来回去后,得再改进下剑招!”莫离十分兴奋,就算此次不能得到并蒂幽莲,他也不会失望半分。
  不过既然来了,他也不会放过大好机会。他提着谭杰已在此处绕了数圈,此刻时机成熟,便突然转向,直捣黄龙。
  很快,二人便来到那处。盯着眼前幽光,莫离眼露精芒。没有半分犹豫,他将并蒂幽莲摘下,继续逃窜。
  身后血光虫追击不断,可每当莫离感觉气力不足时,他便会抽取一丝寒气继续奔逃。就这样,莫离同血光虫打起消耗战。
  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天便亮了。血光虫非常不甘心,却也不再追击,纷纷就地隐藏。
  一路狂奔,莫离早已气喘吁吁。此刻停下,他急忙感知一番,发现虚剑仅透明些许,这才放下心来。不过他也暗暗发誓:这虚剑不知如何凝实,今后若非万不得已,绝不再擅自动用!
  过一阵,莫离转头看向谭杰。却见谭杰盯着他,眼睛一眨不眨,满脸震惊,似还未反应过来。莫离也不打扰,给谭杰留下充足的时间消化。
  半响,谭杰才回过神,吞了吞口水道:“莫……莫前辈,你……您已经成为修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