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邦共主 > 第二章 最美女巫

第二章 最美女巫


  5
  一队百人骑兵冲风冒雪而来。
  马皆黑色,雄健高大,奔跑如飞。
  骑马之人,彪悍长大,杀气腾腾。
  急驰于雪原上,真如一股黑色旋风。
  这支西灵骑兵是奉了女国师莱朵安拉的急令来北部黑铁矿区斩杀封家新儿的。
  原来这位女国师是一位魔法高深的巫师,能将原身分出三十六道幻影。
  就在封家怪胎降生那一刻,她正在黄金密室作深度冥想,分身查察西灵全境可否有灵异之事。
  突然感应到一股强烈的青色气劲自北边狂袭而来。
  她心神大震,急忙收拢分身专察,隐隐于茫茫雪雾中看见两道光影,一红一黑,红者象鳗鳅,黑者如雕鹏。这两道光影互为追逐缠绕,于空中组成一方古奥图案,放出夺目的青色光芒。
  女国师莱朵安拉见此怪象,不敢大意延误。连忙收回功法,走出黄金密室,直奔西灵石宫。
  这石宫是西灵国执政者办公生活的地方。占地极广,全都以名贵石头建就,高大坚固。
  女国师莱朵安拉是要将北部灵异之事报告给现任执政者玛查十三世。可在接近执政者处理政务会见大臣的西厅时,女国师听到一阵大笑声。
  当侍从官将她引入,她发现除执政官外,还有两位大臣,一位是瘦长如撑杆的陆军大臣居理咕鲁公爵,一位是大腹便便如皮袋的海军大臣希里花拉伯爵。跟两位大臣相比,执政官玛查十三世的身材样貌要好看多了。五官清楚,五体均称,肥瘦得体,如非双眼微暴,上边两颗门牙外露,也算得上一个英俊男子。
  玛查十三世见她进来,从钻石宝座上站起身,略带夸张地笑道:“哦。我美丽动人的大国师,你来得正是时候,我正有一个大奇闻和你分享。”两位大臣也微笑点头地向她行注目礼。
  莱朵安拉摆出一个万分迷人的微笑,非常优雅地向玛查十三世行了个六十度的捧心礼,方才吐气如玫瑰香般说道:“是吗?圣明的执政官阁下,您说您有个大奇闻和臣下分享,而我这儿正有件大怪事向您禀告。不知是请阁下先说呢?还是让臣下先讲?”
  玛查十三世道:“那就我先说吧,望能博得我们西灵国最美国师一笑。”
  于是笑着将收到飞鹰传书报告,流放于北方的东灵国第十代尊者封求兴妻子刚生下一个不男不女的阴阳人怪胎之事当奇闻讲了出来。
  可当莱朵安拉听后,那张精致无比风情万种的脸上不仅丝豪没有笑容,反而凝重如霜。
  6
  “执政官阁下,请怒臣下直言。您说得大奇闻,臣下认为一点不可笑,反而是可怖之极。”
  莱朵安拉冰冷的话语让玛查十三世大为错愕吃惊,就连二位陪笑的大臣脸上也僵住了。
  玛查十三世尖声诘问道:“可怖之极。这是何意?大国师不会是耸人听闻吧。”
  莱朵安拉重又深深地对玛查十三世行了躬身礼,方才缓缓而言道:“臣下怎敢以虚言恫吓执政官阁下。但事实如此。”
  玛查十三世见国师郑重其事,顿时也严肃起来。重新坐回钻石宝座上,以略带威压的口吻道:“国师刚才说有大怪事要禀报。讲。”
  “执政官阁下,臣下所禀大怪事其实和您所说的大奇闻是同一件事。”
  “同一件事?”
  “是。”
  “请道其详。”
  莱朵安拉便将自己在黄金密室冥想查察时发现的灵异怪象详尽作了说明。
  最后说道:“臣下认为,这些灵异怪象正是应在封家怪胎临凡之事上。原因有三:一是再过六百年,金运将退,木运当值。金者代表西方,其色为白,正指我西灵国,因而这数千年来,我西灵国运强盛,威慑诸灵,镇伏万邦。更是大破东灵,此为强金克弱木之局,天意如此。然金退木进,轮回大势不可阻挡。木者代表东方,其色青,正指东灵国。下一运正助东灵,此乃东灵国将兴之象。其二,封家是东灵国的尊者,犹如我西灵之执政,虽在我国执押为奴,已历十世,却在东灵国内威望最重,万民归心。如今十世为奴之期将至,东灵尊者若是回去,必将重掌国政。如若尊者柔弱,于我国便无大碍,如若尊者强横,于我国就是头等大敌。那我国未来的数千年内便不得安宁,甚至还有亡国灭种之奇祸。其三,封家在我国北方苦寒冰雪之地羁管,看似磨戡于他们,然而北方属水,水正生木,我们大意之中助长了其气运。这与我所观北方青色光芒突起怪象相印。当此时,封家怪胎出世,虽为阴阳人,却是福祸相抱,乃至阳至阴混然于一身,至善至恶集聚于一体。如若此子长成,又接尊者之位,要是能修成至阳之身,那便是未来六千年之中环宇无二的大圣之君,必为天下共主,万邦大同。要是修成至阴之身,那就是凶煞暴恶之极的混世魔尊,必将宰割天下,奴役万邦。而我西灵本是东灵宿仇,必将首当其冲,大祸临头。纵上所述,臣下以为,万万不可将此事看作奇闻玩笑等闲视之,而应列为我西灵国最最最头等急迫大事慎重应对。”
  玛查十三世早已听得悚然跳起,额际出冷汗。
  两位肱股大臣更是听得两腿发颤,面如土色。
  西厅内一时死寂。
  良久,玛查十三世睁着暴眼逼视着莱朵安拉,一字一顿地问道:“那依国师之意,我将如何枢处呢?”
  莱朵安拉抬起头,直视玛查十三世尖声急语道:“扼祸端于萌芽,除隐患于未然。”
  玛查十三世大声道:“好,很好。就按国师之意,请你火速办好。”
  莱朵安拉这时却轻声叹道:“只怕人算不如天算,逆天者劳,此祸难除啊。”
  玛查十三世听了一愣,却很快会意,也是颓然归座,叹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可明知大难将至,绝无坐以待毙之理。国师尽力去办就是。成与不成,都是天意,我不怪罪于你就是了。”
  话说到这般田地,莱朵安拉不再多言,向玛查十三世行了个90度的大礼,便转身如风般离去。
  香风余犹在,偌大的西厅中留下六只圆睁的呆眼看着女国师曼妙无双的背影渐行渐远。